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 锦鲤王妃她会仙术

064你们是怎么做到的

书名:锦鲤王妃她会仙术|作者:七味帝凰王|发布:2021-07-13 13:16:00|更新:2021-07-13 13:26:46| 字数:2047字

辛茹跟何晏在当铺密室里躲了几天,狭小的空间,简陋的生活,原本应该是烦闷的时间,却在这几天里,让他们过成了最甜的日子。

有爱饮水饱,在这几天里,被诠释的淋漓尽致。

人只要开心起来,做什么事情都特别顺利积极,成效显著。

辛茹在这几天里,全部学完了戒指空间里的那些书,也跟何晏说清楚了自己的奇遇。

何晏是又爱又心疼,又是悔恨自己那段时间的无情,差点让他失去他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。

厉行给辛茹送来一个劲爆消息,何晏失踪,柳芜在王府里肆无忌惮,她留着一个男人在身边。

辛茹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,有些意外,本以为,不管柳芜怎么对自己毒辣,对何晏应该是爱着的,不然她辛辛苦苦留在何晏身边,那么讨厌自己做什么,不是因为妒忌么?

辛茹看着何晏,觉得这一次应该是个机会,能让何晏看清楚柳芜是怎样一个人。

“晏哥哥不如,你瞧瞧潜回府里一趟,你跟柳芜说,要把她带走,毕竟,她怀着你的孩子,我准备好接应你们,我们一起先逃出去再从长计议。”

辛茹劝何晏冒险一回,柳芜这件事,也还是要何晏自己亲自去了解因果的,她说什么做什么,都是会给何晏心里留下遗憾,她不想这辈子都让何晏心里留着一个牵挂的人,哪怕他们以后的生活都是颠沛流离的。

“好,我倒要看看,他带来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。”

何晏看厉行的目光充满不信任和一种敌意,明显能看出来他根本不信厉行说的话,在何晏印象里,柳芜从他认识的时候开始,就是个温柔特别,通情达理,一心一意对他何晏好的柔弱女人。

何晏想去自己的王府,还是轻车熟路的,没有惊动任何人,已经去了柳芜住处。

他人还没完全接近柳芜卧室,就已经听见房间里的柳芜不堪入耳放荡淫笑的声音,卧室四周,也添了不少侍卫,何晏很难在暗中靠近。

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也有点气不过,径直走到明处,直接跟守卫杀起来,手里拿着滴血的刀,没用多久,人已经冲进柳芜卧室里。

眼前是听见屋外杂乱厮杀动静,快速从床上爬起来,衣服还没有来得及穿好的一男一女,何晏从来没有看见过柳芜像现在面貌的样子,非常震惊,他是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柳芜!你怎么能怀着本王的孩子,跟别的男人厮混?”

何晏真的很生气,不光是看见柳芜这样情况生气,似乎更加气自己,气他为什么以前瞎了眼睛,怎么就没看清楚柳芜是怎样一个人。

柳芜看见何晏有点吃惊,却并没有多么害怕,反而,她眼睛里开始得意狠毒起来,笑看着何晏。

“你来得正好,我还正愁找不到你呢,一个没有了利用价值的人,留着就是祸害,我就不该让你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。”

柳芜笑呵呵的,看似完全无害,款款朝着何晏走来,有些风情的拿着一个手帕,已经快速朝何晏面前挥过。

何晏没有防备柳芜,一阵幽香过后,他感觉到不好的时候,已经两腿发软,身子疲乏的厉害。

“你?!你对我下毒?”

何晏身子很快就软了,努力想支撑,却还是一下子跌倒在地上,怎么也起不来,身子越发无力。

看何晏已经是回天乏力的样子,柳芜得意狂笑。

“哈哈哈!对你下毒又怎样!让你去陪你父亲母亲,也算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了,怎么说我们也差一点就成为了夫妻,这点情分我还是有的。”

何晏在顷刻间惊觉,无力的目光里全都是痛苦痕迹。

“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!?你真是害的我好苦。”

何晏气的实在难以接受,一口鲜血涌出嘴边,吐出来。

他想掐死柳芜,却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。

柳芜看着何晏在地上无力挣扎,痛苦悲怆,她越发得意高兴。

“看在你已经要死的份上,我再送你一程告诉你一个消息吧,那天晚上,你根本就没有母碰过我,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啊,也根本就不是你荣王爷的!哈哈哈……”

柳芜狂笑得意,胜券在握的局面,最近一段时间,布局已久的事情接连达到她预期效果,真的让她很是得意忘形,太高兴了。

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何晏看上去十分痛苦,身心憔悴,已经奄奄一息,吃力的说着最后的话。

“为什么?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,我也不怕你去跟阎王爷告状,我来你身边,都是我父皇的意思,我恨你们所有人!”

柳芜的嘶吼满腔愤怒,说出来的话,也彻底让何晏震惊。

父皇!能叫这两个字的人不多,不是皇子就是公主,难道?柳芜是一个公主?

这事当真让他太震惊,他想不到自己一心为皇族效力,不顾危险征战沙场,到头来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“柳芜!我饶不了你……”

何晏简直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认知世界,恨的满目悲怆,努力想去杀了柳芜,一点都没有留情的意思。

“就凭你!下辈子吧,你已经不可能了。”

柳芜很开心的把屋里那个美貌男人拉到自己身边,看样子先前被打扰的兴趣还有些已有未尽,也不想去管何晏了,要跟那个男人再续温存。

可就在这时候,一个冷笑嗓音,带着狠戾的恨意,从屋外已经走进来。

“下辈子有没有我不知道,可这辈子,你已经到头了!”

走进来的人是辛茹,她疾步如风,眨眼间就已经来到柳芜面前,一脚踢飞她身边的男人,狠狠砸在墙上吐血之后断了气息,紧跟着接连不断的巴掌打在她脸上,左右开弓。

清脆的巴掌声音,在柳芜的错愕里不断回荡。

停下来的时候,她看见何晏已经从地上一点没事的站起来,要不是他嘴角还有血迹,很怀疑刚刚发生过的那些事情,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“你,你们?你们怎么做到的?没有人能逃过我下的毒。”

神奇推荐位
  • 启禀王爷,王妃她又穷疯了

    启禀王爷,王妃她又穷疯了

    冬月暖?/?著

    试问这天底下谁敢要一个皇子来给自己的闺女冲喜? 东天枢大将军文书勉是也! 众人惋惜:堂堂皇子被迫冲喜,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皇权的没落?!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文绵绵,悲催社畜一枚,一睁眼却成了大将军的闺女,还捞到个俊美又多金的安南王殿下作未婚夫,本以为从此过上了金山银山、福海无边的小日子。 岂料...... 府中上下不善理财,已经到变卖家财度日的地步...... 人美心善的王爷一脸疼惜,“本王府中的金银满库房,王妃随便花。” 文绵绵双目放光,“来人啊,装银票!” 从此... “王爷,王妃花钱如流水,今日又是十万两。” “无妨,本王底子厚,王妃尽管花。” “王爷,王妃花钱无节制,您的金库快见了底了!” “无妨,本王还能赚!” “王爷,王妃连夜清空了您的金库!” “什么!” 富可敌国的安南王殿下即将裂开。 文绵绵款步走来,“王爷别着急,我来送你一条会下金蛋的街!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【社畜王妃VS冲喜王爷】 文绵绵:一时花钱一时爽,一直花钱一直爽!

  • 重生之清贵嫡女

    重生之清贵嫡女

    三只鳄梨?/?著

  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,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。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,爹娘康泰,哥嫂和睦。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。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,风雨欲来,大厦将倾,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,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,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。 凤锦瑶发誓,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! 于是……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,这一世官运恒通,升任户部尚书,成了陛下近臣。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,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,博得百官称颂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,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,入主内阁……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,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!

  • 娘娘她不想宫斗

    娘娘她不想宫斗

    杨阿宅?/?著

    姜蔓:我入宫只为混吃等死,宫斗这种费脑子的事我就不参加了。 永安帝:这恐怕由不得你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姜蔓入宫四年未曾得见圣颜,就在她以为她能这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时候,永安帝却一脚闯入了玉芙苑。 这本也没什么,后宫美人何其多,想要争宠不容易,想要失宠还不简单,再说她也不算得宠。 但……人算不如天算。 姜蔓看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欲哭无泪。 永安帝不是子嗣艰难吗? 谁来告诉她,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有了?

  •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

   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

    苏子欢?/?著

    【1V1宠文,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】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,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!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,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:“她搞我,我就搞她哥!” 半小时后,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,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,轻吐薄烟,嗓音低磁又撩人:“听说你想要搞我?”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:“我我我……我开玩笑的!” 薄锦阑:“……” #等你分手很久了,没想到你这么怂# 【男主篇】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,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,端方谦和,不食人间烟火,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,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。 直到某日,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:深夜路边,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。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,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! 江摇窈: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,他还很sao呢! 【女主篇】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,小心翼翼,谨慎藏匿,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,看到他就躺在自己身边……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。 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,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,走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,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