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

第67章我可以跟着你吗(3)

书名: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|作者:绯花|发布:2022-02-26 20:27:25|更新:2022-02-26 20:38:06| 字数:2038字

上辈子这姑娘遇到自己,对于她来说那就是一场无妄之灾。或者说在她心里自己就是她命里的劫数,是那十恶不赦的坏人。

不是他如此想,而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,清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何其重要。

如今重来,一切还没有开始。

既然如此,那上辈子的一切就当只是他做过的一场梦好了。

只是对于她,庆渊帝是很抱歉的,想着能为她做点什么,算是补偿。

至于找到她,对其负责那是上辈子的想法了。这辈子,人家姑娘清清白白的,自然是不需要他负责的。

另外,他的身边不一定就是个好去处。

庆渊帝上辈子郁积而死,已经看淡了。

如今重生回来,只想安静的当条咸鱼,啥都不想干了。这辈子庆渊帝打算就一个人过了,所以就不祸害人家好好的姑娘了。

就连被选入宫的那几个,这辈子自己还未曾碰过她们。等过些日子回去,找个理由把人放出宫嫁了就是。

说起这个,庆渊帝不禁有些头疼。

他一个人就挺好的。

若是自己重生早上半个来月,那他直接取消了选秀,现在那宫里也不至于多了几个女人。

想想就头疼。

想到这里,庆渊帝微微抬头。

“坐。”

“不用,奴婢站着就好。”

这忽然要她坐,于澜有点慌,实在是不明白这男人是什么意思。说起来,自己和他虽然有同过车,其实还不算熟。就连他姓甚名谁自己都清楚。

见她还站着,庆渊帝微微皱眉,“让你坐就坐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于澜应一声,看了一眼旁边那空出的石凳,认准一个上前坐下。她没有坐到他对面,反倒是坐的离他稍微近了一些。

庆渊帝抬手示意了一下,站在他旁边的纪温恭敬的走上前,拿了个茶杯亲自给于澜倒了一杯水。

“小澜姑娘请。”

于澜点头,“谢谢。”

庆渊帝看了一眼她面前的茶杯开口说道:“喝喝看,这茶味道不错。”

于澜抬眸看了他一眼,这才乖乖伸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
茶水入口清香甘甜,于澜眼睛一亮,低声道:“好喝。”

庆渊帝淡淡点头。

“我听说你今日一早被打了?”

于澜一愣,有点尴尬,这都传到这位大人耳朵里了吗?

“嗯,奴婢笨惹我家小姐不高兴了。”

见于澜低头,庆渊帝淡淡道:“想离开吗?”

“嗯?”

离开?

于澜抬头看向了庆渊帝,她就坐在了他旁边,隔了一个石凳。这样大距离挺近大,若是伸手她都能碰到他大衣袖。

离开,于澜当然想离开,只是于澜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了?

虽然这么想,不过于澜却是微微低头遮住了眼里思索的情绪。

“奴婢自小被卖到张府,是大小姐的贴身丫鬟,走不了的。”

可不就是走不了。

若是拿不到卖身契,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。就是有钱想要赎身,还要主人家同意放人,不然她一辈子只能是张府的奴婢。

庆渊帝沉默。

张府。

刚听到张府的时候,庆渊帝没什么印象。还是拿到暗卫查到的那些消息以后,这才记起张府上辈子的时候是被抄了家的。

上辈子那是一年以后,下令抄家的就是他。

张府被抄家最大的原因就是贩卖私盐,至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人千里迢迢上帝都告御状。

所以这张家不仅贩卖私盐,还私自害死了无辜百姓,不抄他抄谁。

想必这丫头就是那时候被转卖到宣阳县的?只是被卖到了了何处,庆渊帝就不清楚了。

庆渊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:“那张家贩卖私盐,杀害无辜百姓致死,已经触犯国法,过些日子就要被抄家流放了。你若是想要离开不难。”

“……”

于澜有点扎心。

大哥,你可是大官,你一句话就能断人生死,当然不难,可奴婢难,可难了。不然她不会想到要去抱他的大腿,借他的权势了。

不过,张府要被抄家了?不是要一年后才会被抄家吗?

怎么提前了?

于澜不笨,听了他的话瞬间心里就有了猜测。或许这位大人是想要帮自己。

“奴婢想离开的。”

“可是能离开吗?”

他真的会帮自己吗?

于澜的眼睛很明亮,那期待的看着人的时候,仿佛要把人心都给融化了。

怎么会觉得这丫头挺好看的?

这是庆渊帝现在的想法。

“可以。”

他这是真的愿意帮自己了吗?

可是自己和他才认识多久?

于澜始终相信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?

心里虽然有些狐疑,不过脸上还是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“那,谢谢。”

或许是感觉到了于澜那瞬间戒露出的戒备神情,庆渊帝有些无奈。

“你有什么想要的?”

想要的?

于澜一愣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,她还是不明白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?难不成,他是看出自己那异想天开的想法了,应该不至于这么明显吧?

她都还只是想想阶段,还没付出实际行动。

庆渊帝不会读心术,自然也不知道她的想法。

“今早的饭菜很不错。”

“所以,有什么想要的吗?算是赏你的。”

于澜听后,倒是不好意思了。

原来是这个意思。

“那个不用,就做炖饭而已,奴婢不要什么赏赐,若是爷你喜欢,奴婢还给你做。”

呼,吓死她了。

还好不是看出她对他起了不正当心思。

倒是挺乖的。

庆渊帝忽然感觉心情不错。

“既然你不要赏,那我允你一个愿望,”

于澜挑眉,“愿望?”

庆渊帝点头,“嗯,只要是我能办到的。”

这,真的假的?

她之前还想着如何才能跟着他,结果转头人家就许了自己一个愿望。她可有当真吗?

真的不要说的这么随意。

她会当真的。

难不成自己就做了两顿饭就把他拿下了?这可能吗?可除了这个,她真的找不到还有别的原因了?

“真的什么都可以吗?”

于澜试探性的问了一下。

庆渊帝点头,“嗯。”

这是自然的,君无戏言,这句话可不是说说的。只要于澜愿意,就是现在封她一个郡主当当,也无妨。

神奇推荐位
  •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

   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

    一只小胖?/?著

    骆家塘村的骆闻谦是“名动”沂江县的年轻秀才,靠的不是年轻和秀才名头,而是克亲的名声。 陈家村的陈秀颜是远近闻名的美姑娘,可提起她众人议论更多的是她骄纵蠢笨的名声。 骄纵蠢笨,她不再是,她是身揣空间,从末日穿到这美好人间的幸运儿,意图在这古代混得风生水起。 只是因为多看了在河里浮沉的骆闻谦一眼,然后一辈子赔进去了,两人的命运自此开始改写。 一个本是书中短命的“克亲秀才”,一个本是作天作地的妾侍,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人,成亲了! 一个扶摇直上成为肱骨权臣,一个妻凭夫贵成为坚强后盾。 一个多了个惧内的名声,一个被冠上了宠夫的头衔。

  • 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

    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

    非扶?/?著

    新书《救命!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》求支持~ (女尊1v1撒娇小年糕精vs绝色白切黑) 意外穿书成炮灰长公主,夫君天天想搞死她怎么办? 元梨月表示,要保住自己的小命,先抱住大佬夫君的腿! * 婚前 公子不理自己了怎么办?粘他。 公子生自己气了怎么办?粘他。 公子又要作妖了怎么办?粘他。 某当事公子洛柳风表示:“你是年糕精转世吗?” 某年糕精抱住他的手臂:“那我也只粘你一个呀~” 洛柳风眸光渐深,没绷住笑了。 * 婚后 元梨月想做混吃等死的咸鱼,却不想某个清冷禁欲的公子忽然转了性。 元梨月看着步步紧逼的某人欲哭无泪,“你不累吗?” 洛柳风微微一笑:“不累,我饿,我想吃年糕。” 元梨月后悔极了,说好的那啥冷淡呢?结果人前一口一个妻主,人后如狼似虎! * 洛柳风表示:前世恩怨情仇一笔勾销,今生今世,他只想抱着这块小年糕白头偕老。 * 互宠小甜文,无虐,架空瞎编勿考究~

  •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

   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

    五月柚?/?著

    相识五年,夫妻两年,慕晚云一直觉得夫君根本就不爱她,娶她只是可怜她。 所以自幼将她抛弃的国公府家人终于来接她回家,前提要她与夫君和离,慕晚云便二话不说写下了和离书。 -- 相识五年,夫妻两年,陆景行一直以为与妻子鹣鲽情深,恩爱有加,他还特意威胁父皇给了慕晚云太子妃之位。 本想接妻子回长安做太子妃,却见到了一纸和离书,他眼中爱惨了自己的慕晚云,竟然休了他! -- 慕晚云本以为回家之后自个儿是国公府高高在上的二小姐,没想到期待已久的家人是豺狼虎豹。 好不容易从豺狼虎豹之中逃脱,慕晚云极其懊悔休了夫君。 本想回村向夫君悔过,与夫君和和美美的日子。 却没想到夫君竟是刚刚登基,与慕家有着深仇大恨的新帝!!! 更想不到她一直以为不爱自个儿的夫君,竟然早就给她安排了至高无上的凤位,可她竟然为了抛弃自己的家人休了夫君,于是乎只能默默地走上了追夫之路…… -- 女主前期追夫火葬场。 双洁甜宠1V1。

  • 领到分配的顶流老公后热搜爆了

    领到分配的顶流老公后热搜爆了

    春浅夏森?/?著

    【甜宠、娱乐、1V1、男德、青梅竹马】 坊间有传闻,娱乐圈顶流巨星祁扬不喜欢女人,对女人避如蛇蝎。 所有人都不知道祁扬有个秘密,他对女人过敏。 兰溪是个十八线外的小透明,公司倒闭被经纪人卖,喝了加了料的酒。 为了自救,她扑倒了祁扬的身上,娇软的喊:“亲爱的,你来接我啦~” 祁扬发现他对兰溪不过敏。 后来,祁扬微眯着眼欺身靠近兰溪,危险的问:“听说你要把我送人?” 顶流巨星祁扬颜值卓绝,身材极品,才华横溢,粉丝见了都要大喊一声我可以! 兰溪吞口水,如此绝色脑子有包才不要,“不,你是我的!” 婚后…… 兰溪:“传闻,在你方圆三米之内不能出现女人。” 祁扬亲昵的拥住她:“宝贝,你除外。我可以和你零距离…” 兰溪:“传闻,你不能和女人呼吸相同的空气。” 祁扬温柔一笑:“宝贝,那不科学。而且呼吸着你呼吸过的空气,格外香。” 兰溪:“传闻,你不能和女人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。 祁扬无奈又宠溺:“宝贝,咱要不信谣不传谣。” 世间女人千千万,唯兰溪是他的救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