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 修仙女配拿了反派剧本

第二章 我飞起来就是一脚

书名:修仙女配拿了反派剧本|作者:爱吃鸭蛋黄|发布:2022-05-14 15:27:17|更新:2022-05-26 04:35:01| 字数:3072字

结界中的谈话内容,韩少宇不得而知。

他狼狈地跪伏在大殿中央,只觉得羞辱至极。

不止是周围那些视他为草芥般的目光,还因为涂静儿在空间里可以看得到外面的事情。

他恨自己修为弱小,又恨强权当道。

涂静儿来意不善,却已经付出了代价,若不是遇到自己,早就一命呜呼了。

现在她早就没了那些心思,只想跟在自己身边做一个小女人,而这些上位者却不肯放过她!

若不是他侥幸拥有一个神奇的空间可以藏匿涂静儿,真要是被抓住了,他们二人还不知道要遭遇哪般对待。

韩少宇只觉老天开眼,磨难下仍留有一线生机。

正在这时,隔音结界撤下,孟央走回到他身侧。

问他:“韩少宇,我问你最后一次,你当真不知那魔女藏在哪里?”

韩少宇冷哼一声,看也不看孟央,只朝着上首三位山主叩头回道:“回三位山主,弟子并不知情。”

百里沧海颔首说:“那好吧。”

浑厚的灵力强势地包裹住韩少宇的神魂,他从小到大的记忆如走马观花一般出现在大殿的上方,包括空间,灵泉和涂静儿的亲密。

孟央抿着唇装出面无表情的样子,眼睛却偷偷摸摸看着上面劲爆的画面。

哇塞哇塞!

韩矬子玩得花啊!

画面越发不堪入目。

百里沧海冷哼一声,挥散了魂像。

“哼,还不认罪!”

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,何况百里沧海这个抗魔小达人:“孽障,将那魔女放出来!”

韩少宇嘴角溢出鲜血,虚弱地瘫倒在地面,因为搜魂的缘故,那本来就不咋好看的脸煞白的像个吊死鬼。

看得孟央这个解气呀,爽得头皮都舒展了。

还不等韩少宇说话,空间里的涂静儿坐不住了,强行突破空间禁制,突的一下出现在韩少宇身侧。

小公主心疼地扶住了他的情哥哥,摇晃着他的肩膀哭着说:“韩哥哥,嘤嘤嘤,你怎么样!!!”

韩少宇被摇得呕出一口血,吓得涂静儿直接愣在了当场。

她瘦弱的身躯紧紧拥着奄奄一息的韩少宇,双眼噙着泪花。

若不是那半边脸上代表着魔族的魔纹存在,还真像话本里被逼良为娼的瘦弱孤女。

韩少宇颤抖着握住了涂静儿瘦弱的手掌:“乖静儿,不要哭。”

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,缓缓环视着大殿上的众人,口里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我、命、由......”

站在他侧后方的孟央狠狠给他后腰来了一脚:“跪好!”

孱弱的韩少宇没跪的住,被踹得屁股朝天,一脸贴到了地面上,没动静了。

“韩哥哥!!!!!”

涂静儿发了疯一般地扑上去,搂着人就开始哭丧。

要不是孟央能感受到韩少宇体内的灵气波动,还真以为人死了呢。

咱就是说,都是修士,能不能整点科学的,带点脑子。

正在这时,她眼尖的瞧见涂静儿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符咒!

孟央开始磨牙!

她知道这个符!!

这是魔尊留给涂静儿的保命神器,千里神行符,可以空间瞬移,跨越千里。

剧情里孟央唯一一次差点蹭掉韩少宇血皮的时候,被涂静儿拿出来用了。

没想到这次在这里就拿出来了。

眼看着涂静儿作势要撕。

孟央眼疾手快,一把薅了过来,拿来吧你!

涂静儿慌乱的上来抢夺,孟央抬脚就是一踹,一脚把涂静儿踹到了韩少宇的身上。

韩少宇被这一团肉哐当一压,呕的一下,又喷出一口血。

正所谓趁他病,要他命。

对敌人必须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!

孟央挥挥手使唤旁边的弟子:“他们想逃,给我捆了!”

涂静儿和韩少宇被捆成了两方粽子,一个哭着,一个晕着,双双被押了下去。

脑海里的神秘女子发出愤怒的控诉:你这个坏女人!

孟央小拇指扣了扣耳朵,将无形的耳垢呼的一下吹走。

整个人通身上下就两个字:舒坦!

神秘女气急败坏,百灵鸟般的美妙声音都气得变了音:“你胜之不武!你敢再来一次么,但是你不许透露芥子空间的存在!也...也不许让他们搜魂!”

孟央扬眉,乐开了花:“还有这种好事?行呀,放马过来吧!”

“哼!!!”

女人声音未落,孟央便觉得眼前一花,接着便听到:“孟央,过来。”

好家伙,还真能剧情重演。

孟央驾轻就熟的走到韩少宇旁边,行礼说道:“三位山主,孟央有事请禀,请开隔音结界。”

“你!你不许让他们开隔音结界!”

“阿巴阿巴阿巴~~~”

“......”

隔音结界中,孟央说:“弟子明明确确看到那魔女跟在韩少宇旁边,两人举止亲密,接着一眨眼人就不见了,现在韩少宇咬死不承认,弟子恳请离竹师叔设下幻境,让那韩少宇以为我们没有证据,将他释放,弟子相信,他放松之时,一切自然不问自明。”

离竹当即抚掌大笑:“妙!妙!妙!我喜欢!”

幻境对人无害,百里沧海自然点头同意,邴秋慈同样没有意见。

离竹大袖一挥,一根七彩斑斓的孔雀翎羽朝着下方跪伏在地的韩少宇激射而去,啪的一声散开成了七彩的烟雾。

韩少宇不清楚自己已经陷入了幻境中。

幻境中,百里沧海如同剧情中那样没有发现韩少宇身上有魔气,最后在孟央气恼的注视下,韩少宇被释放。

孟央看着陷于幻境里的韩少宇得意的告退离去,走了半晌还在大殿里兜圈子,在心里大笑出声。

神秘女子幽怨的说:“对一个小弟子使用幻术,不公平。”

“啊对对对,整本书所有角色全部没脑子最公平,明明知道这人可能和魔族有关联,关都不关就直接放了,作者可真是个大明白。”

“......”

韩少宇故作冷静的回了住处,谨慎的没有把涂静儿放出来。

而是对着空间里的涂静儿小声说:“你且忍耐几天,我担心暗处还有人在。”

孟央在心里对那声音吐槽:“看看,都看看,角色都比作者有脑子,正常人你哪怕是把人放了,也知道再观察几天吧,咱那个神仙作者,真是用后脑勺写出来的剧情。”

幻境里,韩少宇说得极其小声。

可是离竹猴精猴精的,把他说的话全部放大,所有人都能听见。

百里沧海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一撮。

他老人家最是见不得这种自甘堕落的蠢货。

幻境与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,众人便看着韩少宇每天修炼修炼还是修炼。

待在空间里的涂静儿心疼韩少宇:“韩哥哥,辛苦你了。”

韩少宇傲然一笑,小眼睛睁得老大:“这有什么辛苦的,我总有一天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,三十年河东!三十年河西!莫~欺~少~年~穷!”

我的老天爷,他为嘛要这样说话!

孟央在不苟言笑的邴秋慈边上站着,憋笑憋得快要裂开了。

她真的羡慕离竹。

大哥在椅子上笑得前仰后倒,毫无形象,头上那朵大绿花都笑掉了。

神秘女子干巴巴的出来给韩少宇撑场子:“你们......你们这些人懂不懂什么叫少年......意气。”

孟央体贴的劝她:“乖,自己都觉得尴尬的话可以不说。”

幻境里的时间一天又一天过去了。

韩少宇和涂静儿畅想未来,甚至起好了孩子的名字。

大儿子韩良辰,小儿子韩傲天。

......不愧是你!

一个月后,韩少宇终于把涂静儿放出来。

两个人眼含热泪,深情相拥,准备继续下一步的时候。

百里沧海看不下去,把幻境破了。

韩少宇抱着涂静儿目瞪狗呆的愣在了当场。

“孽障!”百里沧海怒喝一声,一掌将韩少宇击飞,好巧不巧的又是脸朝地趴着,只见他屁股似乎颤了一下,接着就又没了动静。

“啊啊,韩哥哥!!!!”

涂静儿洒泪抱住韩少宇,一边哭,一边偷摸拿出那张千里神行符,又准备跑。

她刚作势要撕,就被预判她操作,提前跑到他们身后的孟央,飞起一爪,又薅了过来。

接着,孟央一记飞天窝心脚,将涂静儿精准的再次踹到韩少宇身上。

给本就凉凉的韩少宇压得又是噗得一喷。

涂静儿沾了一手的血,惨白着一张脸,绝望地看向这个踹她的女魔头。

唯一的后路就这样被抢走了。

她痛苦,她悔恨!

她哭唧唧地看着这女修大摇大摆的扬着手里抢过去的符咒,冲她漏齿一笑。

这笑容停留不过刹那,女修便冷着脸大喝道!

“他们想逃,给我捆了!”

呜呜呜,正道修士好阔怕,我想回家!

“你你你!!!你敢再来一次么,不许用幻境,不许告诉他们芥子空间,不许在隔音结界里偷偷说话。”

“那我就派人跟着他们,继续跟一个月,把他们捉奸在床!”

“不许派人跟着!”

“那派动物,离竹可以操控百鸟!”

“不许派动物!”

“那我就把他的玉佩偷走,把涂静儿饿死在玉佩里。”

“...你你你!!!”

“我我我什么我我我,你有时间摁头让读者接受你的烂剧情,为什么不回去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的书到底该怎么写呢~爱吃鸭蛋黄老师~”

神奇推荐位
  • 炮灰师尊成了宗门真大佬

    炮灰师尊成了宗门真大佬

    毓莳?/?著

    恢复记忆,知道自己居然穿成了坑文中会被杀的那个炮灰师尊,姜茹婉趁早避开小白眼狼崽子,另外收了几个好徒弟,彻底搞垮了剧情。

  • 完球!我的崽居然是反派

    完球!我的崽居然是反派

    辞朝朝?/?著

    隔壁新书《朕的爱妃又惹事儿了》开坑!快来^_^ 又名《我们一家子都是炮灰》 猝死在赶稿深夜的向晚晚穿书了! 别人穿书都是穿成白莲花女主白富美恶毒女配啥的。 呵,她倒好,穿成了活在反派崽回忆里的炮灰短命亲妈。 呵呵哒,一家子都是炮灰命! 作为接受正确价值观教导过的向晚晚表示:什么反派?不存在的! 我的崽必须根正苗红! 只是某天,家里来了位声称是自己家崽的生物学父亲。 于是 “你会做饭吗?” “略懂” “你会搭帐篷吗?” “学过” “你会股市分析和微观经济学吗?” “偶有涉猎” “很好!我儿子就拜托你了” 嗯??? 我记得我不是来面试厨师帮佣家教的。 反派儿砸:“不问一下我的意见吗?” 向晚晚:“以上你都会?” 反派儿砸:“不会” “……” 漫画大触vs父凭子贵隋家主外带酷炫狂拽叼炸天狼系崽

  •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
   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
    嗅单枞?/?著

    时初性子独,爱享受,好美食华衣,最爱的就是自己,最讨厌的话是“吃亏就是福”,“能者多劳”、“舍己为人”,因此不管穿越成什么身份的人,不管记忆是否齐全,她就是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来活着,才不要去当垫脚石炮灰女配来成全他人。 1、 成了工具人丞相续弦、男主死党的后娘就要兢兢业业当好恶毒继母干涉继子女的婚事?不不不,时初表示当个混吃等死、万事不管的富贵后娘不好吗? 2、穿成了年代文里无私奉献的贤惠后妈,自己累出满身病也要把四个继子女个个培养成才,旁边还有个重生女虎视眈眈,誓要抢了后妈丈夫和人才继子女?快抢走快抢走!时初巴不得让给她,才不要接这个烫手山芋,用培养别人孩子的老黄牛精神来爱惜自己不好吗? 3、身为大将军的丈夫死在战场时,没有惦念妻儿,却最遗憾没有和白月光终成眷属,这辈子重生了第一件事就是和离去找白月光?滚滚滚!时初表示这种忘恩负义、抛妻弃子的莽汉谁爱要就要,她才不伺候!什么?死缠烂打不肯让出妻位?这是不可能的! ……

  •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

   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

    猫毛儒?/?著

    替身文里,她有着盛世美颜,但原本说深爱她的未婚夫,在两年后就又说已经爱上了她的替身。 女扮男装文里,她温柔漂亮,别人却都说她矫揉做作,哪有那位不拘一格,豪爽大气,女扮男装的姑娘真实? 真假千金文里,在外流落十多年,她终于被接了回去成为了富家千金,然而之前顶替了她身份的假千金在被冷落后,忽然多了几个大佬哥哥/叔叔/舅舅,于是她家要破产了。 …… 白茶觉得这些人都有什么大病,所以后来她选择了放开自我。 替身文里,她脚踢男主后,又问女主:“那个男人睡着时叫我的名字,你恶不恶心?” 女扮男装文里,她愤而拍桌,“行,你们说我矫揉做作是吧?那我也去女扮男装一下。” 然后,她就成了皇帝。 真假千金文里,他们家养了假千金这么多年总不能白养,所以她问假千金的哥哥要了抚养费,问假千金的叔叔要了精神损失费,最后,她思索该用什么理由找假千金的舅舅再捞笔钱。 见她冥思苦想,那位舅舅忽然漫不经心的问:“你看彩礼钱怎么样?” 白茶眉头一皱,“你想娶我后妈?” 他:“……” 那倒也不至于。 【女主盛世美颜,狗血故事,调剂身心,不用当真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