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 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帝HE攻略

155 娇软可人,恣意洒落

书名: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帝HE攻略|作者:狐直公|发布:2022-06-22 18:18:00|更新:2022-06-22 18:19:16| 字数:2678字

映着晚霞的窗下,俩人抱了好一阵。

待到柳茂嘉的手抚着花素律的后背肩膀,探向她后腰,有更进一步的想法时却被推开。

柳茂嘉诧异地看着,花素律的衣袖缠着他的衣袖站起身。

“朕今日得去交泰宫,规矩不能坏……”

明眸中波光流转,似诉说不舍。

柳茂嘉亦是不舍,但碍着面子不肯说,垂眸一瞬,抬眼光正,口不应心地说:“按规行事,雨露均沾方能不生怨怼,臣明白。臣送皇上。”

他说这话不大快意,感觉自己像个后院女人。但等起身走去,细白的手指勾了勾他的衣袖时,那不快也散了大半……

花素律拽着他的胳膊要他低头,微踮起脚尖贴进他耳侧:“过几日朕早点过来。”

温软的气息扑在耳侧,撩拨得颈侧发麻……

柳茂嘉何曾经历过这些?双颊飞满红霞,抿着唇克制着,低低嗯了声。

等送人出门时,二人面上虽如常般。可眼神就像舍不得分不开,时不时看向对方,交缠在一起……

待花素律走了好一阵,柳茂嘉还站在门前愣神,直到琥珀唤了一声,他才回过神。

“公子,您和皇上说什么了?奴才瞧着……”琥珀止住话,一脸等听好消息的表情。

后边星若听见,立即抬起眼,抻耳朵等着听。

柳茂嘉一瞬红了脸,咳了声,不自然道:“能说什么?皇上生气,叫我以后不要再讲论朝事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就匆匆地走回去,谁也不理。

琥珀和星若跟在他后头,将他送进去后,琥珀皱了一天一夜,都皱出折子的眉头终于舒展开。

“星若姑娘,看样子,咱们蓬莱宫的好日子要到了!”琥珀抱着拂尘,笑着悄声道:“哎呀,公子能想开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星若眼睛转了一圈:“什么好日子?”

琥珀意外地看看她,竖起根手指:“刚才皇上和公子……那样,你没看到?”

“看到了,那怎么呢?”星若天真懵懂道:“公子不是说,皇上因为昨天的事训了他?”

“好姑娘!那是训吗?”琥珀失笑地比划着,片刻后了然般抚掌,笑得像个和蔼的大家长:“怪我,怪我,咱们姑娘还是个小朋友呢!”

“您到底说什么呢?公公好人,快和我说清楚吧!”星若小孩似的摇摇琥珀的袖子。

琥珀温和地笑着拍拍她肩膀,道:“咱们姑娘还小,不要急。等姑娘长大,自然就懂了!诶!外头还有差事,我先出去了,姑娘好好守着啊……”

星若不罢休似的,追了借机遁逃的琥珀两步才停下脚。

待人走得差不多,她背过身,双手背在身后,翘脚走了两步。咬着唇,明亮的小眼珠溜溜转了两圈……

交泰宫里,宫人们跪在院子里迎接皇上。

花素律瞄眼他们:“你们公子呢?不出来接驾,又跑出去玩了?”

金万泰跪在最前头,哆嗦着嗓子:“公子没,没出去……接驾,嗯……”

花素律白他一眼,没理,猜这武利盈是又跑哪儿玩去,忘了时间。

这小子没规没矩惯了,花素律一个非现世人,本就不屑那些规矩,也不大愿用那些规矩限制他。

再说,武利盈关键时候从没掉过链子,时间一久,不涉及大事,也懒得管他。

她大敞步走进屋里,见里头不是空无一人……木榻上大爷似的横着个臭小子。

花素律挥退伺候的宫人,自己关上门走过去,抬步对着武利盈的屁股就要来一脚。

岂料这一脚下去没有实感,榻上的人像背后有眼似的躲过去。

这一脚踩得虚空,害得花素律失衡,晃着胳膊嘴里窜出来句:“哎呀妈呀!”人就要栽倒。

榻上武利盈已翻起身,他见状憋着笑,假做一张苦脸,伸出手拽住花素律的脚踝将她扥到自己怀里。

花素律一条腿被武利盈抱着,人歪躺在他怀里,和他四目相对……

这智障般的姿势,配上武利盈那苦大仇深的表情,花素律脑袋里忽然浮现出几个字:“没头脑”和“不高兴”。

“放手。”花素律僵直般硬邦邦道。

“不高兴”看了看她,用力压着嗓子,低沉地问:“你确定?”

花素律斜出脑袋,看了眼自己悬空的屁股,委曲求全道:“先放开朕的腿吧……”

“不高兴”看了她一阵,半晌后冷嗖嗖地笑了声。长臂一捞将花素律两条腿全抱起来,人顺着力往后一躺,花素律整个人便都压在他身上,扑到他怀里。

花素律听那个笑,便知混小子是又要使坏,早有防备。

她赶忙直起身,压着武利盈胸口,抬手就要抽过去。

手腕被武利盈眼明手快地攥住,他也不装酷了,瞪着眼问:“又要打?!”

花素律哼了声抽回手,抱着裙子坐到榻边。

武利盈在她身后瞄了几眼,挪过去,赌气似的道:“我没那会说酸绉绉话的招人喜欢!你要不愿意来我这儿,可以走,去找你喜欢的!”

花素律侧过头看傻子似的瞥他一眼:“你知道朕刚才去蓬莱宫了?”

武利盈故意不看她,抖开衣摆:“阖宫都知道!我可没故意打探你行踪……”

那种行踪没什么好打探的,况且这座宫城里那有真正的秘密?

花素律歪着头,想自己刚才在蓬莱宫的表现……

她琢磨了小半天,反反复复回忆原著里有关柳茂嘉的描写,再加上这日她所见的柳茂嘉行止举动。

猜柳茂嘉是那种传统男人,浓浓的大男子主义,不怎么将女人放在眼里。

多半会喜欢一心扑在他身上,不离不弃,温柔体贴、娇软可人的小女人。

花素律支着下巴,手指敲着木榻沿……也不知道她猜得对不对,柳茂嘉上没上钩?

她注意到,旁边武利盈歪脑袋看她的小动作,忽然玩心大起……

花素律装作不经意地和武利盈对视两三秒,撇开视线,没过一会儿又抬眸看了一眼,随即像害羞似的侧过脸避开。

那边武利盈瞧着,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……

可接下来还有更让他奇怪的……

“你讨厌朕?”

他听见花素律像委屈似的娇声问,背上霎时起来一片鸡皮疙瘩。

“我,我……”武利盈言语系统出现轻微混乱:“我没有,吧?”

花素律再回头时,瘪着嘴,眼微红,细软的手顺着榻过去要去摸武利盈散开的衣摆:“你不要乱想,是朕错了……”

霎时武利盈吓了一跳!

他骤然窜起来,一蹦三尺高,躲出去老远!

那架势,像活撞鬼似的……

“你你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武利盈惊愕万分地指她:“你是不是又憋什么坏呢?我告诉你,正常点!我不上你这当!”

花素律瞧他的反应不怎么意外,心里还偷笑武利盈。感慨这世上有的男人喜欢小女人,但有的男人恰恰受不了这种女人……

花素律哼哼笑着,白他一眼,收回手道:“瞧你那儿样吧!谁愿意理你!”

她这样一说,武利盈松下一口气,站在那儿饶有趣味地看了两眼,忽猛地将花素律扑倒在木榻上,满满抱在怀里。

花素律小声惊叫了声,用受限制的胳膊打了武利盈一下,斥他一句:“没规矩!撒开手!”

武利盈昂着脖子,满眼欢喜地看花素律:“就不!”

他脸上是阳光洒落地开怀笑意:“你还是这样跟我撒撒泼,骂两句,看着最好!”

花素律一听,忍不住失笑出声,却也有点脸红,扫了他两眼:“你好贱啊!撒开!”

怎料武利盈听了,长长“嘶”了一声,脸上是极其夸张的享受表情,嘴上还要贱嗖嗖地说:“诶!舒坦!~”

花素律这回再忍不住,敞开大笑,武利盈瞧她乐,自己也笑得开心:“瞧,你这样最好!”

他贴到花素律脸侧耳边,亲昵地喃喃:“夹着个嗓子说话,也不嫌累得慌?别学那些让人浑身发麻的小家子做派!这样痛痛快快,是笑就笑,是骂就骂的最好……”

神奇推荐位
  • 千金令:嫡欢

    千金令:嫡欢

    叶阳岚?/?著

      上有病“弱”生母一枚,下有“小可怜”幼弟一只,   亲爹不成器,祖父不靠谱,还附赠一家子牛鬼蛇神内斗不断,   最可怕的是,庶妹居然还是个敢和女主抢男人的妖艳贱货!!!   穿成重生文里被脑残女配虐的弱鸡配,祁欢表示很悲催,   女主携恨归来,正准备大杀四方,   照这个剧情走下去,这一家子是妥妥要团灭的节奏!   和女主杠,只有死路一条,祁欢只想解决一下内部矛盾保平安,   然后既来之则安之的谈个恋爱遛遛狗,悠闲过过小日子,   她发誓自己一直都是遛墙根躲着女主走的,可是走着走着猛回头——   却发现她把男女主给遛没了…… *   纯情儒雅的假老成世子爷X貌美心黑的真淡定大小姐 排雷:穿书文,黑原女主,但女主有自己的故事线,主业不是和原女主掰头。

  •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

   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

    瑾年三色?/?著

    注定满门抄斩,全家死绝?还非酋附体,出门雷劈?   乔乐笑了,别慌,小问题! 众人:溜了溜了 …… 君王府小王爷,天昭出了名的小王八蛋。 喝最烈的酒,打最狠的仗,纵最野的马,可谓无法无天。 但某天起,他魔怔了。 君晏:“乐儿钟情于我。” 乔乐:“我没有……” 君晏:“乐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我。” 乔乐:“我真没有……” 作为一个能看到别人机缘,只想疯狂割韭菜保命的非酋女配。 乔乐发现她一不小心用力过猛,给男主割歪了……

  •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

   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

    非扶?/?著

    假儿子又如何,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。 (1v1甜宠爽,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) 萧钰一朝穿越,成了乾国摄政王的“嫡子”,为了活命,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,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。 天天早起晚睡,担惊受怕,白天震慑朝臣,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,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,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,她可以功成身退。 *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,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。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,长大了就反过来了…… *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。 萧钰:“陛下你想做什么?”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:“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,朕良心不安……” 萧钰:“说人话!” 君容微微一笑:“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,功成身退,可朕只想大权在握,太傅在侧,怕你跑了,朕只好出此下策。” 萧钰:…… 不得了,白菜长大了,想反拱!

  •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

   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

    两颗虎牙?/?著

    宁茉没想到自己会被‘图书管理系统’选中,没想到会穿到古代,更没想到……一开局就是死亡逃生模式。 系统:你要读书,多读书,好好读书!才能建功立业,留名青史! 宁茉:不,她不想的。她只想岁月静好(当个怂货),安宁一生(不愁吃喝)。 系统:……呵呵。 宁茉名言:你不惹我,我就怂着。你要是惹急了我,算了,还是打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