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帝HE攻略

156 地痞流氓,未知其字

书名:穿书之必死反派女帝HE攻略|作者:狐直公|发布:1655979480| 更新:1655979482 | 字数:2726字

  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花素律笑得没力,也听得脸红,赶紧打住他说话:“说好几遍了,快撒开!你勒得我喘不上气!”

  今儿男高怎么了?

  说起话来……怪让人脸红心跳的。

  武利盈不情不愿,梗着脖子垂眸看她,见花素律泛红的面颊不由得一阵欣喜。

  臂膀收得更紧,贴到她耳边轻声调笑:“你腰真细!”说完立马撒开手,跳着蹦远。

  花素律羞臊发挠,挥胳膊想打他落了个空。

  提起裙子想迈步追过去,但见武利盈在屋子另一头像只发癫的大型犬一样来回蹦跶,便不想遂了他的意。

  撂下裙子,哼着坐回去,撇头不看武利盈。

  “怎么?生气了?”武利盈见她站起来又坐下,没什么反应,以为她是真生气了,半疑地靠过去。

  “长得人模狗样,一天净学地痞流氓。”花素律哼哼地白他一眼:“你哥也算个正人君子,就把你教成这个样?”

  武利盈甩开头,翘起二郎腿,不耐道:“老提我哥干嘛?我成什么样关他什么事?”

  “我抱你怎么了?我抱你是理所应当,天经地义……”说一半,他又别过头,打量着花素律,啧了一声:“不对啊?你去哪儿都一群人跟着……怎见得地痞流氓什么样啊?”

  花素律被他问愣住……

  她前世是见过不少。

  但这辈子穿来就是个皇帝!想原主这金尊玉贵的身份,纵然有关在冷宫的经历,也见不到真的流氓吧?

  武利盈见她不答,挑下眉,憋着坏笑。

  表情活像电视剧里又贱又坏的猥琐龙套,靠近过去:“没见过真正的痞子吧?我告诉你,真正的痞子可不会只抱抱算了,他们可是会……”

  他说着,伸手去勾花素律的腰封带子。

  花素律想笑又不敢,怕没面子威严,便强压笑意用力推开武利盈:“滚!越说你还越来劲了?”

  她娇嗔地骂:“你啊!要能学柳公子半分稳重,朕就阿弥陀佛了!”

  武利盈本是笑着的,但听花素律提起柳茂嘉,脸上的表情渐渐冷淡下来。

  他不声不响地坐到一边,又听花素律顿了一阵后继续说:“人家柳公子抱了好一阵,也没说像你这么没分没寸的……”

  “他抱你了?!”武利盈突然高声道。

  花素律惊了一跳,转过头,见武利盈巴掌大的娃娃脸像是火气冲冲。

  搞得她本想说的“是啊!”,都硬给吓回肚里了……

  武利盈看她紧抿着唇,眼神躲闪,欲言又止的模样,就知道是真的。

  顿时火光大作:“你让他抱你?”

  花素律也不知怎么的,竟在武利盈的质问下感到几分心虚,抻着脖子嘴硬道:“抱了又怎样?朕抱谁,还要问过你吗?”

  武利盈当然知道以他的立场没理由去问,可还是忍不住生气……自己的女人,让别人抱了,谁能忍得住不气?

  而且,而且,她还……

  “你让他抱就这么高兴,我抱一下,就要死要活的?”武利盈瞪着眼睛,尖锐的犬齿露出来,像头发怒的小狼。

  “谁高兴?谁要死要活了?”

  花素律也有几分火了:“武利盈,你别没事找事!”

  “你叫我大名?”武利盈忽地更生气了,几乎是吼着和花素律讲话:“你对着我就这么不耐烦?好!”

  他抓住花素律的手腕,将她拽起往门外推:“你走!以后别来我这!去找那起子让你高兴的酸人去!”

  花素律听他如此恼火,猛想起古人通常不叫大名,在显贵之家尤其如此。

  即便是上对下、长辈对晚辈直呼大名,也多半是有急躁愤怒的情况在……

  花素律脑子里飞速的转着,想要辨一下,她不是刻意这么叫的,毕竟她前世里没这个讲究。

  但她又不能和武利盈这么说。

  在武利盈入宫前,花素律看过他的资料,上头有他的字。

  可这会,花素律的脑袋却像宕机了,怎么也想不起来,这混小子的字到底叫什么!

  武利盈的动作渐渐停下来……

  这要感谢花素律的眼睛传情能力太强,委屈的情绪明明白白的都写眼里。

  “你这么看我干什么?”武利盈气闷道:“想治我的罪随便,想打死我,你就叫人动手。”

  花素律微昂着头看他,憋嘴用力摇下头……

  “你不知道我的字?”武利盈垂头问她。

  花素律感谢上辈子的自己是个撒娇好手。

  姿态、眼神、情绪,全到位,武利盈多瞧了几眼,好像也明白过点意思……

  花素律委屈地又摇摇头。

  觉到自己可能错怪了,武利盈心便又软下几分,但还是不服输地继续嘟囔:“我进宫这么久,你连我的字都不知道……”

  花素律赌气看他,愣生生问:“那你知道朕的字和小名吗?”

  武利盈瞬间哑言了……

  花素律见他眼神开始发飘,便知自己赢了。

  一抹脸,笑盈盈地走回到木榻前,悠哉地坐下。

  武利盈在原地站了会儿,像是在犹豫纠结什么。

  过了好半晌,才下定决心般地走过去坐到花素律身边,扳着她身子,让她面对自己:“你听好,我只说一回……”

  花素律看武利盈认真的模样,有几分少年人的天真可爱。

  她抿下唇,不露痕迹地忍住笑,点下头,等武利盈继续。

  “我大名武利盈,字连城,小名阿隐。”武利盈字字认真,还贴心解释:“连城是取珍贵之意。阿隐……”

  花素律见他忽变得羞答答的,故意放柔声音,挑着调子问:“阿隐怎么了?是什么意思?”

  武利盈耳际微红,他垂着眼,小声道:“听我哥说,是小时候,我娘嫌我话多取的。意思是希望我长大后,能少言慎行。”

  花素律抿唇忍笑:“看来,令堂没能如愿啊……”

  武利盈听罢,抬起眼,不轻不重、毫无威慑力地瞪她一眼:“你呢?”

  问到自己的字和小名,花素律忽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。

  在她脑子里那些原身的记忆中,没有原身小名的存在。

  但她前世看澳门威尼斯人赌博时,倒是经常提起过原身的字,只是这字是原身登基后自己起的……

  花素律垂着眼皮,眉宇间一片为难……

  乾元。

  乾为天,元为始。

  她是真想不明白,原身怎有这么大胆子,敢给自己起这么大的字?

  也不怕压不住?

  亦因此,这字,成了旁人取笑的把柄。

  武利盈轻轻碰了她一下,低着头悄声催促她:“说呀。”

  花素律把心一横,反正开始,她也没说要告诉武利盈自己的字。

  于是她昂起头,赖皮道:“你的字,朕不知道是情有可原。但朕的字天下皆知,你还要来问朕?可见,你根本没把朕当回事。”

  武利盈挠下脖子挽尊道:“我这不是,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嘛……”

  “就不告诉你。”花素律不顾形象地对他做鬼脸,略略几声:“自己问别人去吧!”

  武利盈见她这个俏皮的模样,也没得了火气,抬手捏住花素律脸颊两侧的软肉来回晃:“你告不告诉我?不说?我可上刑了?”

  花素律软软地哼哼,抓住武利盈的手腕,口齿不清地说了几句:“放肆,放肆!”

  武利盈瞧她抬手又要打,张牙舞爪的甚是可爱。他也不松手,仗着胳膊长来回躲,弄得花素律被扯着脸直哼哼。

  如雪般的皓腕上一抹红痕惹到武利盈的注意,他放开手,轻握住花素律的手腕,低头审视那抹殷红。

  “怎么弄的?”他闷声问了句。

  “问朕?”花素律没好气道:“武大公子,不该问问你自己吗?”

  武利盈霎时回忆起,自己刚才拽着花素律手腕,拉扯她的动作似是有些粗鲁……

  他心里气闷委屈,觉得自己没怎么用力,弄得好像还是他错了?

  他那么想,但手还是轻轻覆上去揉着。

  只是心虚又不肯认错,仍倔强嘴硬地窃声嘟囔:“我都没使力。你怎么这样娇嫩,碰一下就红……”

  花素律听这话分外得意,像只开屏的孔雀:“那当然~朕乃千尊万贵之躯,自然娇贵!”

  “谁像你?皮糙肉厚!”她挑笑靠到武利盈面前:“尤其脸皮!厚得可怖!”

神奇推荐位
  •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

    燕小陌 / 著

   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,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,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。再醒来时...

  • 神医弃女

    MS芙子 / 著

   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!坐拥万能神鼎,身怀灵植空间,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!药毒无双,...

  • 侯门医妃有点毒

    我吃元宝 / 著

    皇孙刘诏选妻,提笔一挥,圈下顾玖的名字,坚定地说道:“我要娶她!”皇上下旨赐婚。众人...

  • 玉无香

    冬天的柳叶 / 著

   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,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,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。谁知有一日,从墙头掉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