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将门第一女相

第四十章 杀了他

书名:将门第一女相|作者:你喜欢鱼吗|发布:1659875996| 更新:1660576485 | 字数:2041字

  袁湘君那头的感情反复受挫,另一头被缠得心烦意乱的谢令初也并没有开心到哪里去。

  她好不容易在集市上选了几只合眼缘的兔子,提着打算回宣宁候府,可不过转眼,兔子身上就被冷箭射出了好几个窟窿。

  无一只幸免。

  韩孟节在旁长吁一口气:“还好。”

  适才冷箭飞过来的时候,就是他下意识提起了笼子,当成盾挡在二人前面。

  他随手扔掉笼子,擦擦手上血迹:“可惜了这么可爱的兔子。”

  谢令初顿时火冒三丈:“可惜?你知道这几只兔子我选了多久吗?”

  居然转眼就给搞死了。

  韩孟节无辜道:“一时顺手了。”

  谢令初还想说,然而对面刺杀的刺客们却没给她开口的机会。

  放箭不中,一群人转眼就到了二人面前。

  没有废话,直接提了刀照头便劈。

  招招直击要害。

  和先前湖园那批笨刺客完全不是同一级别。

  韩孟节忙扯过谢令初护在怀里,同刺客们周旋。

  谢令初不解:“我不过是个大夫,怎么连我也要一起杀吗?”

  这一次不用韩孟节开口,对方已经替他回答了:“都捉回去,这女的是他未过门的妻子。”

  韩孟节满意道:“凭你这句话,我待会儿饶你一命。”

  然而他话音刚落,两人就被兜头而下的一张网整个罩了起来。

  “饶我一命?”

  一个声音得意洋洋道:“你怕是还不知道吧,你的人早就被我们提前解决了。”

  他大笑着:“都说韩孟节神机妙算,如诸葛再世,今日一看,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韩孟节被闷在罩子里,不忘赞同他:“是啊是啊,也不知道是谁造的谣,为在下平添这许多麻烦。”

  “别同他那么多废话。”另一个沉稳声音道:“他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,快将人绑上带走。”

  一群人手脚麻利动作迅速,两人很快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运上了马车。

  颠簸了大概半个时辰,马车才终于停下。

  被人带着走了一段路,突然扯下眼罩后的谢令初有些不适应地眯起眼。

  待适应了光线后她先打量了一眼四周。是处民居,看上去有些破旧,但还算工整。

  应该日常有人打理。

  谢令初又侧耳听了听,没有听见任何声音。

  城郊。

  推测此处应该是用来传递长安与洛阳之间信息的驿站一类的地方。

  谢令初并没有思考太长时间,很快就有脚步声响起。

  她看过去,就见几个人正押着韩孟节走过来。

  他眼罩依旧蒙在脸上,一路走得跌跌撞撞,却还不忘插科打诨:“兄弟,我将要成婚的妻子在呢,待会儿能不能给个面子,不要打脸?”

  没人回他。

  韩孟节很快被带到了谢令初身旁。

  有人想去揭下他的眼罩,却被一个看上去是首领的人叫停了:“就让他这样吧。”

  谢令初没忍住笑出声。

  韩孟节这人吵闹又滑头,这首领估计也是怕他看得多猜得多,再生出什么事端,所以连眼罩都不给揭。

  “初初?”韩孟节听见谢令初的笑声,打起精神。

  “听见我的声音这么开心吗?”

  谢令初瞬间止住笑,想起现下处境,脸黑下来。

  韩孟节欣慰道:“咱们夫妻这也算是同甘苦,共患难了。”

  谢令初翻了个白眼。

  韩孟节如今虽然被捆着,却仍是一脸悠然自得,时不时与谢令初搭讪两句,口渴了还不忘提醒刺客给自己拿点水来。

  不过,并没有人满足他想喝水的愿望。

  毕竟都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了,哪个屠夫还在乎这鱼渴不渴。

  韩孟节却也不恼,丝毫没有身为一条鱼的自觉。

  等了不知多久,终于等到人来。

  中年人的声音里带着不悦:“怎么抓了两个?”

  一人回道:“那女的是他未过门的妻子。”

  中年人皱起眉:“韩孟节有未过门的妻子?怎么我从未曾听说?”

  他打量着谢令初,谢令初也同时打量着他。

 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有些面熟,但实在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。

  沉默里,还是蒙着眼的韩孟节先开了口:“郭大人别来无恙啊。”

  经过他这一声提醒,谢令初终于想起来,这人是郭志杰,洛阳刺史。

  先前袁府诗会,她曾踹了个叫郭姝的人,就是这人的女儿。

 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。

  好在郭志杰并不认识谢令初。

  他的注意力现在全在韩孟节身上:“韩大人很聪明,我与你并不熟稔,你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怀疑到我头上。”

  韩孟节笑笑:“在下其实并不聪明,只是这世间蠢人太多,才显得在下总是与众不同。”

  他话里带着赤裸裸的讽刺,郭志杰却也没有生气,只和气道:“只可惜韩大人算错了自己的实力,非要鸡蛋碰石头。”

  郭志杰盘踞洛阳多年,无论人手还是势力,他都远胜韩孟节。

  掉入了狼窝的虎,就算再勇猛,也终究是困兽之斗。

  “若我是你,就不会回来。”

  韩孟节毫不犹豫: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嘛。”

  他这么一提醒,郭志杰的目光很快又转回到了谢令初身上。

  他好奇这女子有什么魔力,能让宣宁候长子放下长安的一切,冒着生命危险回来。

  “还未请教这位姑娘姓名。”

  谢令初尴尬道:“我是谢令初。”

  “姓谢?”郭志杰一愣:“你是谢衍的女儿?”

  谢令初点了点头。

  郭志杰表情变得意味深长起来:“不过是本医书,三皇子竟然舍得。”

  谢令初忙点头:“是啊是啊。大人既已猜出他接近我的目的,想必也该明白我和他不是一伙的,更不曾与他订下婚约。”

  她可怜巴巴:“你们的事我绝不参与,大人不妨放了我。”

  “我爹还在等我回家吃饭。”

  听她提起她爹,郭志杰脑中不由自主浮现起谢衍那张凶神恶煞的脸。

  他其实也不想得罪那个洛阳著名地痞流氓。

  郭志杰思索片刻:“可我如何知道你会对今天的事情保密呢?”

  谢令初道:“大人想如何,不妨直说。”

  “倒也不难。”

  郭志杰手指向韩孟节:“你杀了他,我便放你走,如何?”

神奇推荐位
  •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

    燕小陌 / 著

   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,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,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。再醒来时...

  • 神医弃女

    MS芙子 / 著

   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!坐拥万能神鼎,身怀灵植空间,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!药毒无双,...

  • 侯门医妃有点毒

    我吃元宝 / 著

    皇孙刘诏选妻,提笔一挥,圈下顾玖的名字,坚定地说道:“我要娶她!”皇上下旨赐婚。众人...

  • 玉无香

    冬天的柳叶 / 著

   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,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,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。谁知有一日,从墙头掉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