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集团首页> 嚣张小皇妃

第19章 暴揍一顿

书名:嚣张小皇妃|作者:梓云溪|发布:2013-08-03 00:07:58|更新:2013-08-03 00:07:58| 字数:736字

第19章 暴揍一顿

就在小家伙的爪子即将抓住那纯白菱形物之际。

玄凰伸掌一拍,那东西便跳到了自己掌中,温润如玉,隐约可见一丝灵气流动。

小东西一看到嘴的肥肉飞了,立刻弹簧似的跳了起来,张牙舞爪冲她露出尖利地牙齿。

“呵,原来救了个白眼狼,恩将仇报想对姐姐动手?”玄凰将东西放在掌心把玩,一抛一丢,逗着小家伙左扑又跳。

每次眼看要到手,可总在它触手可及的一秒中收起了宝贝,让它干着急团团转。

小家伙被耍地怒了。

两颗眼珠子燃着熊熊火焰,噗地跳起,爪子撕向玄凰的颈。

“果然是畜牲,不懂报恩也就罢了,还对恩人起了杀意。”玄凰妙目一凝,唇角微微一勾,心中也起了杀意。

眼看它再一次扑上来,这回便再也不怜它幼小,飞起的匕首堪堪擦过小东西的毛发,微微一扯扣着匕首的细线,精准无比地再次回转落到她手心。

小东西蓦地倒缩了一步,敏锐地感受到玄凰的杀气。

当玄凰欺身而上,打算一次性解决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时,那家伙竟然唧一声鬼叫,回身抱头鼠窜。

玄凰半刻沉浸在无语当中,唇角蓦地勾起一丝笑,“想跑,这世上还没惹了姐姐,能逃脱出我掌心的东西。”

一个秒速直冲到小家伙的后头,狠狠一脚从它头上踩了下去。

唧一声可怜的哀叫。

小家伙半截脑袋被玄凰用力踩入泥土中。

“能救你就能杀你,让你见财起恶念,对我动杀心!”玄凰顺手拿过一根树枝“梆”一下敲在小东西的脑袋上。

“唧……”小家伙四肢直抖,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“我让你起恶念!我让你杀我!”

“那大家伙是我灭的,按理说它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,我高兴就给你些许,不高兴我一毛线都不给你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还敢抗议你?”

“梆!”

“梆梆!”

“唧,唧……呜……”

玄凰拎起那颗灰头土脸的脑袋,瞧着小家伙眼泪直掉可怜兮兮的表情,嘴角蓦地一抽。

“哭什么哭?”活像她欺负了小动物似的丧尽天良。

神奇推荐位
  • 我家帝尊又黑化了

    我家帝尊又黑化了

    墨初舞?/?著

    她是二十二世纪末世基地第一异能高手,大战中和丧尸皇同归于尽。 一朝穿越,却成了金州城中赫赫有名的废物小姐黎玖歌。 没有玄力,不能修炼,身形体胖如猪? 不好意思,解除封印,全系异能齐上阵!医毒双绝,恢复美貌不在话下! 渣男算计,身中剧毒,家族覆灭在即?有仇报仇,百倍奉还,本姑奶奶分分钟叫你们重新做人! 他是身份尊贵的帝尊,实力深不可测,却喜怒无常,杀人如麻,让世人敬畏。

  • 天才魔妃我要了

    天才魔妃我要了

    安知晓?/?著

    【出版上市】“这个女人,我要了!”人界初见,他要了她。她微笑以对,“海蓝高攀不上。”他道:“我攀得上你。”她语塞,再拒绝,“我们不配。”他微笑,“本殿下不会嫌弃你。”她怒,好,要她是吧,那就别后悔,大不了她休夫。她是现代万千宠爱的公主,却穿越到异世,为了所爱之人,她毅然走上强者之路……

  • 重生之悍妻训夫

    重生之悍妻训夫

    月色阑珊?/?著

    十四出嫁,遵三从,守四德,规行矩步,谨守妇道,    却落得婆婆不喜,丈夫冷落,小妾欺压,    但因有孕三月被下毒,胎落血崩险丧命!       浴火重生!       将门千金落难成清贫书生之女,再不做软柿子,脱胎换骨强势出击!    内管家事,勇斗婆婆,收拾小妾,贤惠中训夫得法,就其成龙。    外掌家业,权治管事,广开财路,谈笑间挥手百万,尽展风流。          再世为人,小女子必要翻云覆雨,绝不白活这一回!       片段之:什么慕容公子玉面书生风流剑客,你们都给我滚,沈倩如是我的妻子,她只属于我一个人!陆书皓恨的咬牙切齿,却又不能堂而皇之的叫出来,只能在心中暗自发狠,憋到内伤……    岂料娇妻女扮男装正上瘾,浑不知家中老陈醋泛滥,“沈倩如,你再勾三搭四长袖善舞,当我这个相公是死人,我……我……”气得一张玉面涨成猪肝的陆书皓面对身着男装却越发妖娆的妻子,色利内荏的大叫。    “你便要如何?”漫不经心的掂着手里的藤条家法,沈倩如挑眉飞眼看着陆书皓,好一派笔墨难写的风流天成,陆书皓看迷了眼。   

  • 仙风药令

    仙风药令

    凤炅?/?著

    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存在,却丧命在最亲的人手中。 一朝重生,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。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 身娇体弱的贵公子沐宸,怎么也没想到,他本只想逗逗那小子,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深陷…… 当他已经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,却发现他竟是她…… 文中片段: 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 他神色淡淡,步伐从容,白衣飘逸,墨发飞扬,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,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,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,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,漫步在云端之中。